对路品牌营销方法《超级矛盾就是超级营销》| 超级矛盾决定品牌战略

首页    观点    对路品牌营销方法《超级矛盾就是超级营销》| 超级矛盾决定品牌战略

有人说我们公司今年的战略是要实现1个亿的营业额。这不是战略,这是目标。

 

 

战略是我要怎么去。那么,战略是怎么来的呢?

 

 

有些企业制定品牌战略,喜欢经常变换,有些一年换一次,甚至有些一年换两三次,不知道品牌战略需要依据什么来制定。

 

 

实际上,战略是根据超级矛盾来制定的,只有针对超级矛盾制定的战略,才是正确的。

 

 

例如,住经济型酒店消费者最担心的是什么?就是怕酒店不卫生、不干净,怕床单、毛巾用过没有清洗等。所以汉庭酒店针对消费者“需要住经济酒店,但是又怕不干净”的超级矛盾,制定了“爱干净,住汉庭”的品牌战略。

 

 

脑白金保健品最初试销的时候,遇到的超级矛盾又是什么呢?脑白金保健品是卖给老年人的,可是了解中国的老太太们普遍都对自己特别勤俭节约,但是对孙子孙女却特别大方,舍得花钱,他们并不是没有钱,而是舍不得为自己花钱。

 

 

脑白金正是洞察到“老年人们想要吃脑白金但是舍不得自己花钱购买”的超级矛盾,制定了“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就收脑白金”的品牌战略。话锋这么一转,就是针对老年人们的子女讲了,不对老年人讲了,子女才是消费者,老年人是产品使用者。

 

 

你要消费者购买这个产品,就需要解决消费者的超级矛盾。

 

 

那么,如何保证战略一直在正确的道路上呢?如何保证你一直解决的就是消费者的超级矛盾呢?

 

 

当然是要依据超级矛盾的变化,时代在发展,事物在不断变化,要用动态的眼光看待发展。

 

 

超级矛盾决定了战略,只要超级矛盾还在,战略就还是正确的。当社会发展或消费者心态已经发生变化,旧的超级矛盾已经解决或缓和,这时随着超级矛盾的变化,战略也必须随之调整。否则,仍把原来旧的矛盾当作超级矛盾,以此来部署企业的品牌营销工作,那就是在犯错误。

 

 

例如,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国内的超级矛盾是无产阶级与地主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无产阶级反对地主资产阶级的统治,而这时共产党和农民都是无产阶级弱势群体,为了获得农民的支持,毛主席提出了“打土豪、分田地”战略。

 

 

到了抗日战争时期,国内的超级矛盾已经由反对地主资产阶级的统治变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了。这时候超级矛盾已经变化了,所以针对新的超级矛盾,战略也需要跟着变化。

 

 

因此,在抗战时期,面对国民党的打压和日本鬼子的侵略,毛主席有艺术的扩大“日本鬼子侵略”这一外部超级矛盾,提出“民族利益高于一切,国家主权高于一切”的战略,迫使国民党放弃与共产党的内部矛盾,一致抗日。中国共产党团结了一切可以团结的人,联合了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包括只能暂时联合的与日本帝国主义有矛盾的其他帝国主义国家,共同投入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斗争,这才取得了战争的胜利。

 

 

万千的营销专家和策略专家,不懂得这种方法,结果如堕烟海,找不到中心,也就找不到战略的方法。

 

 

以前,红牛的品牌战略一直宣传“有能量无限量”,消费者听了很懵逼,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不仔细看,还常常看错成“有限量无限量”。不知道这背后解决了什么超级矛盾?

 

 

好在红牛近年来意识到了方向上的错误,做出了改变,洞察到消费者“开车或上班累了容易犯困”的超级矛盾,制定了“累了困了,喝红牛”的品牌战略。配合一系列的开车累了困了、上班累了困了,就喝红牛的广告宣传,被人们所熟悉!

 

 

 

 

这样的案例还有很多,不胜枚举,像之前介绍的神州专车也是这样的案例。

 

 

神州专车原先的战略是请全国人民免费体验乘坐神州专车,没人去体验,没什么效果。这就是没有解决超级矛盾,好在后来才洞察到消费者“有夜晚加班坐专车的需求,但是又担心不安全”的超级矛盾,这才制定了“安全专车”的品牌战略,最终才在专车的红海市场里杀出一条血路。

 

 

记住,超级矛盾决定品牌战略。你要消费者购买这个产品,就需要解决消费者的超级矛盾。

 

2020年7月27日

关注微信公众号

加入营销圈子

对路® 是一家战略品牌咨询公司,以唯物辩证哲学《超级矛盾》为底层逻辑,为企业提供市场研究、品牌战略、品牌策划、品牌设计、营销推广等全案服务。


对路® 致力于协助企业创建品牌、提升品牌价值,提升品牌与消费者接触、销售流程中的传播效率,促进转化成交,持续积累品牌资产。

 

建立品牌,要找对路!

如果您有任何品牌营销的问题,请关注对路官网(www.duiluad.com)或关注微信公众号:对路品牌,欢迎前来咨询交流。